《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一种价值取向

2019-11-21 09:46:28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单战,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

程维远《红楼梦》印刷书系最后四十章(以下简称“最后四十章”)的研究也是红学的一个热门话题,涉及到许多问题。从普通读者的角度来看,最后40章和前80章之间的关系以及对最后40章的评价(事实上,这两个主要问题经常一起讨论)尤其令人关切。曹雪芹是他自己还是高鹗,还是一个匿名作家?现在读40遍,它是与手稿的一部分混合还是作者新创作的延续?对于这些问题,普通读者的兴趣可能不是很大,作者也没有太多的研究经验。

就作者而言,虽然对最后40章的整体思想艺术评价不是很高,但必须承认,与《红楼梦》的各种续集相比,最后40章仍然是最高的成就。一位当代作家曾经写过《红楼梦》的续集,他说如果他的续集失败了,它可以用来证明前80章的伟大。可惜这是错的,因为前80章的伟大已经被后40章所证明,而他的续集,就像许多清代《红楼梦》的续集一样,只证明了殷诚本最后40章的伟大。

《红楼梦》的内容纷繁复杂。前80章展开的大画卷给续集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然而,出现在《红楼梦》最后40章不同段落中的三个重要情节设计显示了作者对前80章的基本态度。首先,贾宝玉和戴钗作为个人生活的感情和婚姻在第97章和第98章中得到初步总结。第二,家族的衰落在第105次锦衣卫突袭宁国府(Royal Guards raid on Ningguo House)中有一个集中的表现(这次突袭的生动描述是几个与前80章相当的精彩章节)。第三,通过贾宝玉的第16次梦乡之旅和甄印石与贾雨村的第120次会面,从宗教和哲学的角度总结了《红楼梦》的两条情感线索和家族的衰落。这种内容大致接近《红楼梦》前80章的预定发展轨迹。也就是说,即使有兰桂祁芳的内容,基本悲剧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然而,在最后40章和前80章的思想和艺术之间仍有相当大的差距。其表现之一是,续集在许多情况下将《红楼梦》前80章中逐渐流传的一首诗的悲剧性毁灭等同于诗性丧失的闹剧。然而,灵性和灵性世界的物质化可以成为一个视角来观察这前后的变化,并评估过去40轮的价值。

作者这样说,这绝不意味着前80个涉及个人关系的情节都是精神关系。在前80章中,小说不仅写了加里对西峰肉体的渴望,而且贾琏、鲍家和秦钟、闫明、三儿,甚至贾珍、二友的肉体关系,鱼宝、袭人与警方的关系都很熟悉。但与此同时,贾宝玉、林黛玉和文清之间的精神吸引力和精神世界的相互认同也在展开。用贾宝玉的话来说,林黛玉从来没有说过经济上的“脏话”,所以他和黛玉的亲密关系深受尊敬。

为了彼此的心,也为了自己的心,这种心与心的交流在最初的80轮中多次发生。它激发了书中的男女主角,也极大地感染了读者。不幸的是,这种精神和精神的交流在过去的40章里发生了质的变化。

第八十二次,为了照顾宝玉要求黛玉明白自己的忏悔,黛玉惊讶地看到自己梦中的一幕令人震惊。根据小说,宝玉真的挖出了他的心,说:“如果你不相信我,看看我的心。”说着,持刀向胸口一划,只见血直流。这一天半夜,宝玉忽然觉得很苦恼,像被刀子割伤了一样。在这里,具有心理意义的心变成了具有生理意义的心,一颗肉质的心从胸腔中抽出来互相展示。虽然作者让情节发生在梦中,但创造这样一种充满感官刺激的效果与小说中原诗的整体表现大相径庭。

此外,贾宝玉对文清的特殊感情是显而易见的,文清留下了一声虚名。因此,在最后40章中,续集通过戏剧性的场景“五个孩子错恋”,用肉欲的问题来证实晴雯的虚名。这部小说是由小丫头吴尔所写,她看起来很像晴雯,所以宝玉把他对晴雯的独到见解运用到了吴尔身上。面对五岁生日送来的茶,宝玉忽然想起晴雯的一句话:“如果我知道自己用的是假名,我早就想好了”。他不想看或喝茶。宝玉在这里引得晴雯对自己的虚名后悔不已,便直接告诉了吴儿。结果,鱼宝对第五个儿子的情感愿望完全实现了,而已经去世的文清受到了第五个儿子的严厉批评。

尽管对晴雯来说,虚名有些遗憾,但正是王太太和其他人对他提出指控才引发了这种遗憾。就她与贾宝玉的关系而言,真诚深厚的感情和亲密的理解不会因为假名而打折扣,甚至连假名也不存在。换句话说,没有用假名的遗憾不仅可以指出精神和肉体结合的快乐,还可以指出感情发展到一种虚幻、空虚和精神的状态,与肉体的欲望分开一定的距离,这样他们会有一种精神上的爱,直到他们死去。这样,在最初的80章中,蒋介石留给读者一首想象中的诗,它并没有落地,因为他没有完全解释它,也因为从他的假名中得出的实际方向模糊不清。然而,当贾宝玉向吴尔言明要“作出一个严肃的决定”时,指向身体的单一性和现实性驱散了小说原有的含蓄诗意。

在过去的40章中,将大脑的身体化视为戏剧性冲突的一个因素并不少见。当妙玉,作为一个和尚,已经陷入情感的前80次,作者将使用小偷的轻和薄染佛教的感觉“渴望干净和永远干净”,并进一步世俗化为身体的污染。这样,后40章为夏金桂对薛克的大胆挑衅留出了更多的篇幅就不足为奇了。其中一些描述已经非常类似潘金莲在《金瓶梅》中对西门庆女婿陈静的戏弄。虽然这样的描述并不是说它不能做到,它也能吸引相当多的读者的注意,但《红楼梦》最显著的特点恰恰不在这里。

总之,这不仅是价值取向的转变,也不一定是作者在最后40章中无能的表现。(单战)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长期以来一直在征集优秀作品。我们真诚邀请您以态度、温度和深度评论文学作品、事件和现象。这篇文章应该在2000字以内,意思清楚,内容完整。一旦缴纳会费,将支付相应的报酬。请留下您的联系信息。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提交邮箱:wenyi@gmw.cn。

秒速牛牛 500万彩票 秒速彩票投注 吉林十一选五 优博国际



上一篇:质量真好!国庆气球疑飘到日本北海道

下一篇:死撑,不是坚持的唯一打开方式

(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