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创作随感

2019-11-13 16:02:27 来源:互联网

人们习惯于把笨拙的书叫做“苦花椰菜”、“迎春花”和“山菊”作为“三朵花”。《苦菜花》是我第一部出版的文学作品。为了创作这本书,我从1953年开始酝酿、构思、实践和研究,直到1955年我写了第一稿,花了我三年多的时间。《苦菜花》第一版于1958年1月出版。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编辑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天津画家张德育用彩色插图说明了这一点。后来,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从全国各地挑选了一批文学作品出版。我借此机会对选定的“苦花椰菜”做了一些小的修改,并收集了一篇关于协议出版的书的创作的文章作为附言。

迎春花的写作过程要简单得多。为了给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献礼,我在1959年春天花了三个多月写了45万字的小说《迎春花》。上海文学杂志《收获》第一期全文出版。《山菊》的诞生过程从1963年11月的第一集到1981年11月的最后一集历时18年。

每个作家的创作道路并不完全相同。我原本是一个只上了五年小学的人,13岁就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我怎么会想到做文学艺术创作呢?我之所以走上文学创作之路,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殊的天赋,而是因为我从小就处在革命战争的环境中。我接触过、见过、听过并参加过激烈残酷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在这场斗争的高潮中,我的亲戚和邻居,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年轻人,联合起来,为正义的斗争牺牲了他们所有的一切。无数共产党人——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官兵、革命干部和群众——为解放民族和人民进行了血战。他们的英雄事迹、崇高和伟大的精神让世界颤抖,让鬼魂哭泣!我在被烈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长大,接触到英雄人民的英雄事迹。因此,我为自己的创作储存了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

这项工作是时代的产物。只有表达人们真实生活和情感的作品才是时代步伐的记录,才具有时代精神,才具有自古流传下来的审美价值和生命力。作家和作品都有时代的局限。我很了解自己。“三朵花”的缺点、肤浅甚至谬误可以说是普遍的。然而,我可以安慰自己,书中的感受是真诚的。我怀着炽热的心去爱和恨。而这些,让我再写到晚年,恐怕已经不再困难了。

冯德英:1935年12月出生于山东省穆平县(今乳山市),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6岁时,他进入解放区抗日战争小学。9岁时,他成为儿童队的队长,并于1949年1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80年回到山东工作,曾任济南市文联主席、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他的主要作品包括小说《迎春花》、《山菊》、《血染之地》、《晴朗的天空》、《女飞行员》和《哭彩花》。

小说《迎春花》讲述了胶东人民在战争年代与敌人的殊死斗争,歌颂了胶东人民坚定不移的革命感情。读完之后,小说意识到新中国的胜利并不容易获得,并被为中国革命事业做出贡献的老人们所感动。在我看来,小说《迎春花》生命力顽强,成为“红色经典”的原因在于其生动的人物书写,在尊重历史和艺术的前提下,塑造了一批英雄感人的英雄形象,真正代表了革命斗争的残酷性、复杂性和艰巨性。在以时代的记忆阅读这部红色经典小说、缅怀先烈的同时,我们应该以革命先辈为榜样,学习他们面对严峻考验时坚守信念的态度和决心,从中汲取精神养料,在新时代强军的征途中勇往直前。-宗徐阳

河北11选5 姚记娱乐网 江苏11选5投注 秒速牛牛 内蒙古快3



上一篇:云南白药认新债被疑擦边工业大麻 H1五成净利靠投资

下一篇:大毒枭儿子被捕后墨西哥城市爆发枪战,已惊动总统

(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