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牵手褚橙背后:电商巨头下沉市场的攻与防

2019-10-23 12:36:55 来源:互联网

时代财经文/王燕

在“双11”前夕,打了很多仗有点忙。一方面,他们大量补贴和销售低价iphone和其他爆炸性产品;另一方面,他们不断寻求合作,并与更多品牌携手合作。

10月10日,品多还与水果行业的另一个爆炸性“朱橙”扯上了关系。双方合作的第一个结果是,多多平台上近5亿消费者可以通过应用首页的“百亿补贴”等门户网站以独家价格预订楚橙。

楚橙的继承人、楚农业总经理朱一斌(Chu Yibin)表示,电子商务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社区电子商务和在线红色电子商务等概念已经出现。楚橙一直在考虑如何与新的电子商务合作。朱一斌表示:“我希望与这个新的电子商务平台进行实验和讨论,以巩固这个行业。”。组装了许多农业芯片

楚橙对电子商务渠道在销售自己产品中的作用非常感兴趣。

“(电子商务)具有明显的优势,如中间渠道少、利润率高、对市场的控制力更强,更重要的是,消费者可以吃更新鲜的橘子。最有效的直销渠道不是别人,正是电子商务,”朱一斌在谈到建立自己的直销渠道时说。

然而,多多在销售橙子方面还有其他竞争对手,许多电子商务平台也在与即将上市的楚橙(Chu Orange)合作。上月底,生活网和天猫相继开始楚橙的预售。

然而,与其他平台相比,竞争激烈的楚橙(Chu Orange)价格要低得多。以天猫的楚橙旗舰店为例。10公斤冰糖橙xl售价为198元(人民币,下同),而品多楚橙旗舰店的同类楚橙售价为168元。

价格差异的原因是脑多多一直给予农产品补贴。平多告诉时代财经,“消费者可以通过门户网站,如应用首页的“100亿补贴”,以特殊价格预订朱橙。”。

目前,平托多多已经通过“百亿补贴”计划对水果、3c数码产品、家电等产品的价格进行补贴,以不断捕捉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沉没市场用户,并不断渗透到一、二线城市的消费者中。9月29日,平托多还宣布,已成功完成总额10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的发行,债券“到期收益率为0%,息票为0%,目前已收到全部资金。这种可转换债券的发行再次为“100亿英镑补贴”增加了筹码。

此外,多多还认为,其平台流程中的黄金含量和独特的“寻找商品”模式是其在这一农产品销售中保持优势的另一个筹码。

以多多的“多多果园”为例,“多多果园”是销售水果产品的新模式。用户可以在此应用程序中参与活动并获得各种水果折扣。根据官方数据,多多果园每天有5000万活跃用户,每天运送100万斤水果,目前仍在高速增长。

脑多多副总裁威海表示,脑多多的乐趣和互动可以给楚橙粉带来新的消费体验。据威海报道,该平台未来还将推出楚橙的“云冠橙”(Cloud Crown Orange),使楚橙在“更多利益、更多乐趣”和新品种方面形成具有新电子商务独特优势的新产品线。

平点农业和农村研究所执行副总裁狄拉克(Dirac)也表示,平点已经成为中国农产品涨价的最大平台之一。据估计,2019年农产品规模将超过1200亿元。在最近的农产品节期间,超过1.1亿份农产品订单被投放到渡渡鸟平台,其中70%被销售到一级和二级城市。

在这可观的数据背后是品多独特的“商品搜索”模式,它将农产品的短期和分散需求特征转化为长期批量需求模式,并通过单钉等裂变增长方法集中订单降低成本。“这种裂变增长模式有助于品牌商家实现零佣金、低支付率、低广告成本和低运营成本,从而为消费者和生产者创造价格空间,”狄拉克详细解释了品多在推动农产品向上运动方面的独特优势。

同时,多多还透露,将以开放策略支持“楚橙-云观橙”等农产品的上行,并接入所有主流支付平台,包括微信、支付宝和苹果支付。

当然,市场主体地位的下降仍然是一张王牌。威海表示,楚橙-云观橙不仅瞄准了一级和二级市场的消费者,还瞄准了三级以下的更多消费者市场。作为平台,多多将为楚橙创造更大的优质消费市场。

Quest mobile的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平托多多下沉市场的用户数量同比净增长7220万,高于电子商务行业约7000万的整体净增长。数据显示,竞争比下跌的市场更激烈。它不仅大大引领了新用户的规模,而且在现有用户群中形成了强大的替代效应。

巨人的向下市场竞争

平多、淘宝等平台与楚橙等农产品之间的竞争合作背后的现实是,在电子商务领域的增长红利逐渐萎缩的同时,这些平台正在考虑如何继续在低迷的市场中挖掘商机。

多多无疑是军队突然崛起的代表。依靠社会电子商务,它已经把市场沉入了三线、四线、五线城市和农村地区,成为电子商务市场的新极。

根据电子商务分析机构社交云商家的数据,数十亿用户中有近一半位于第四条和第五条线上的城市和村庄。然而,从清单的众多页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买家集中在三线和四线城市的低收入和农村人口中。正是因为除了淘宝和JD.com之外,还有一个拥有上亿人口的消费市场,我们才打开了已经凝固的电子商务模式,收获了这个“为我割刀”的社会关系长尾市场。然而,在激烈竞争的威胁下,其他主要的电子商务公司也纷纷将资源投入正在下沉的市场。

2014年,淘宝直接落户农村,建立了县级运营中心和村级服务站。经过几年的投资,淘宝农村现已覆盖全国29个省的3万多个村庄,并与当地政府进行了深入合作。2018年“双12”期间,淘宝农产品交易额超过30亿元,全国销售农产品8053万件。

至于JD.com,京东的农业资源频道于2015年上线,为种子、农药、化肥和农具等农产品提供电子商务服务。2016年,JD.com与当地农业企业合作建立了离线农业资源服务中心。依托这些资源,JD.com金融通过“北京农业贷款”为农民提供农业资本服务。苏宁推出了一款特殊的购物应用,以低价和购物组合为特色,来消化农村市场。

颤音和快板等视频平台也通过直播和视频节目向一线和二线城市的用户推荐农村地区的农产品。

经济社会网络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时代财经,近年来,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发展一直是电子商务企业的重要战略。自2015年以来,阿里、京东等电子商务巨头开始大规模“下乡进村”。然而,在2017年出现大量竞争后,农村市场的竞争格局发生了变化,这也带动了电子商务“新贵”如北电、季云等去农村淘金。

此外,曹磊还提到,国内对“农产品上涨、工业品下跌”的需求强劲,电子商务渠道的下沉可以满足城乡两个市场的不同需求。另一方面,企业对现行国家政策的积极反应也能使它们获得补贴并改善自己的形象。

然而,在低迷的市场中掘金的盛况并不是一簇鲜花,巨人也不太可能“一口气吃掉脂肪”。

曹磊指出,我国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农村电子商务人才难以找到、留住、成本高等困难严重阻碍了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此外,农产品涨价和工业品下乡问题仍未得到很好解决。农民对信息化的接受度低,购买力有限。他认为,从全国范围来看,还没有一个真正成功的农村电子商务模式。

Pindo创始人黄征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电子商务农产品上行的核心挑战是前端流量的匹配无法形成一定的聚集,因此很难形成农产品上行的新流通模式。

在谈到农村电子商务扶贫工作实施的困难时,他指出,要彻底转变贫困是非常困难的,必须从根本上形成积极的循环,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有能力致富。第二,扶贫工作需要专业人才,我们必须让优秀人才加入到扶贫工作中来。

如今,随着一二线城市消费市场的饱和和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乡镇和农村市场将成为国家支持和发展的重中之重。随着城市用户流量的红利越来越少,获取客户的成本越来越高,下沉市场的兴起已成为一种趋势。

今年“618”前夕,多多旗下的“第二场战斗”和阿里旗下的聚华生(Juhuasheng)发起了一场直接的宣传运动,拉开了下沉市场周围的竞争帷幕。JD.com最近还将对JD.com的联合收购更名为“京西”,并推出了一个独立的京西应用和小程序。低端市场的三国之战已经悄然开始。

冰多与朱橙的合作与即将到来的“双11”相遇。可以预见,在即将到来的“双十一”中,电子商务融入市场的竞争将会越来越激烈。然而,真正考验企业内部技能的竞争才刚刚开始,无论是利用电子商务下乡、电子商务扶贫还是社会电子商务。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一篇:上港2-1建业,奥斯卡无解任意球,李圣龙绝杀

下一篇:香港警方凌晨通报:有便衣被暴徒围殴,警员曾开一枪

(编辑:匿名)